加入收藏 | 站點地圖 | 維護管理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農場歷史農場歷史
  • 102師
  • 農建四師
  • 歷史陳列館

102師


 

    1949年3月,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主力部隊積極準備“打過長江去,解放全中國”的形勢下,為了加強后方警備,華東軍區以蘇北第五 軍分區(鹽城軍分區)為基礎,調入泰州軍分區特務團、鹽警團等部隊,組建了華東警備第九旅,為守衛大城市作準備。其中第五軍分區特務團編為25團,泰州軍 分區特務團編為26團,鹽警團等編為27團。1949年11月,26團奉命調入海軍,1950年2月由重新組建的泰州軍分區特務團等組成新的26團。 1950年11月,該旅上升為步兵第102師,25團改編為304團,26團改編為305團,27團改編為306團。這是華東警備第九旅改編為步兵第 102師命令。1950年底,305團奉調71師,1951年底,該師接受南通、淮陰等地抗美援朝新兵,組成新305團。
    這支部隊是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烽火硝煙中逐步成長起來的,參加過舉世聞名的淮海戰役和黃圩角、陳集、石塘、吳橋、漣淮、益林等戰斗,為新中國的誕生建立過重要的歷史功勛。
    一是益林戰役:1948年3月,第五軍分區及后上升為警備第九旅的一些地方部隊,配合華野二縱發起益林戰役,共殲敵 7000多人,活捉蔣軍整編第51師113旅旅長。此役被載入《毛澤東選集》第四卷和人民解放軍史冊。這張照片為為益林戰役國民黨13名校以上軍官戰俘, 右3為蔣軍113旅少將旅長王匡。
    二是陳家港戰斗:1948年9月,鹽警團配合六分區獨立旅發起陳家港戰斗。獨立旅一團擔任主攻,鹽警團擔負阻擊可能 從海上的援敵,并防止敵人突圍。此戰從下午打到次日晨,即勝利結束,敵鹽警大隊共900余人全部被殲,俘敵大隊長殷志人以下800多人,繳獲重機槍3挺、 八二炮和六零炮6門及其它武器20多件。此戰開淮海戰役之先聲。
    三是涇河戰斗:1948年冬,漣城解放后,敵頑由分散而集 中,涇北七據點土頑撤回淮城,恐遭殲滅,敵人集中力量企圖維持運河交通線。涇河駐敵保安隊一個中隊及土頑100多人,武器裝備較好,分區命令淮漣團配合獨 立二、三團攻克涇河,一營擔負阻擊黃浦可能之援敵,二營作預備隊。戰斗中,一營頑強地阻擊了黃浦增援之敵,迫使其退回原地,并繳獲步槍、子彈、電臺等許多 戰利品,有力地配合了淮海戰役。
    四是挺進淮南:1948年秋冬,為保證淮海戰役勝利,農建四師前身部隊配合第六軍分區,從兩淮地區出發,橫掃淮南殘敵,一直打到安徽桐城。部分部隊還直接參加了圍殲黃伯韜兵團等戰斗。
    五是兩淮追擊戰:1949年年初,淮漣團配合淮海獨立旅發起兩淮追擊戰,從兩淮一直打到揚州,先后解放淮陰、淮安、寶應、高郵、江都、揚州6座城市和沿運河線的10多個集鎮,殲敵4000多人,繳獲大批武器物資,使蘇北、蘇中聯成一片,為渡江作戰準備好了中段基地。
    1949年4月,華東警備第九旅奉命從阜寧南下,配合兄弟部隊參加解放上海的外圍作戰,進駐海門、啟東、崇明,剿匪肅特,擔任江海防和警衛淞滬的任務。
    1952年,奉毛澤東主席的命令,改編為農業建設第四師。

 

農建四師


 

    1952年2月2日,步兵第102師等全國共15個師,奉毛澤東主席“屯墾戍邊,生產待命”的命令,從國防戰線轉入農業生產戰線。 第102師經過兩個多月的思想政治教育和軍事訓練等各項準備,于4月20日在海門三廠鎮舉行改編誓師大會。大會由師政委馮國柱主持,蘇北軍區副司令員常玉 清檢閱部隊后向全師指戰員宣布毛澤東命令,副師長李桂蓮代表全師指戰員接受命令,表示決心,并通過上書,向毛主席宣誓。
    102師改編為農建四師后,司、政、后機關和師直單位基本未變,原304團改編后為10團、305團改編后為11團、306團改編后為12團。
    1952年4月22日,農建四師萬名指戰員在政委馮國柱、副師長李桂蓮、政治部副主任宋天民的率領下,由啟東、海門出發揮師北上, 途經如東、海安、東臺、大豐、鹽城、建湖、射陽、濱海等縣市,行軍途中紀律嚴明、威武雄壯,受到沿途地方政府和群眾的歡迎慰問和熱情支持。經過千里行軍, 于5月18日到達墾區中心地帶五岸、六垛。
    指戰員們入駐荒灘后,便開始了波瀾壯闊的“建設新型的機械化的社會主義性質的軍墾農場”的偉大壯舉。歷經艱難險阻,終于在墾區立住了足、扎下了根,建成了初具雛形的大型國營機械化農場。接著,農場又進入了循序建場、開發新場和大面積的農副業生產階段。
    農建四師進入墾區后,除師團機關圍繞一些小村落駐扎外,大部隊都在野外安營扎寨,指戰員們 “一把大鍬一桿槍,一張蘆席作營房,喝咸水,睡地床”,在南起鹽城、北至八灘的100多公里的戰線上,擺下了戰場,形成了“百里連營”的奇觀。
    根據華東棉墾委員會的的指示,農建四師原規劃在廢黃河以南、射陽河以北、通濟河以東、黃海以西50萬畝的荒草灘上,建設一個新型的 機械化的社會主義性質的軍墾國營農場。當時這片土地的現狀恰如當地一首民謠所說:“五岸六垛黃海邊,荒涼無人煙;青天蓋蘆花,一望無人家;嘴干想喝茶,咸 水難靠牙;走路不小心,還會踩上地皮蛇”。由于涉及到許多零散農民搬遷,土地調整的難度很大。1952年8月,農業部副部長、華東棉墾委員會主任劉瑞龍, 蘇北區黨委書記萬眾一等一行領導專家來場慰問考察后,進一步明確了建場方針,即“當家作主,艱苦奮斗;循序漸進,穩步發展;以場帶社,不與民爭地”。根據 這一方針,對農民不愿出讓的己確定產權和群眾的高扛地,予以保留。1953年底,將規劃面積調整為30萬畝,并確定開發新場。1954年5月19日至6月 7日,農業部國營農場管理總局局長劉培植等領導率蘇聯農機專家、華東軍墾農場工作組來場視察檢查工作,為農場指明了“進一步辦好現場,發展新場,為積極、 穩步地過渡到企業化和提高機械化而斗爭”的前進方向。
    在缺少儀器、設備和技術資料的情況下,農四師的官兵們土法上馬進行勘測,主要靠兩條腿和一雙眼睛到灘地進行調查和測量,利用水準儀和繩子測量定位并繪制圖紙、趕制砂盤、制定施工方案。
    當時華東軍政委員會、蘇區黨委和行署下達的任務是在蘇北沿海荒灘開墾荒地50萬畝,生產糧棉和畜禽產品,為農業集體化發揮示范帶動作用。規劃范圍北至廢黃河,南至射陽河,西至通濟河,東至黃海邊。
    1952年5月22日-1953年7月7日, 農建四師發起建場“三大戰役”。盡管開進墾區才三天,時間十分倉促,但在地方政府和人民群眾的大力支援下,全師指戰員滿懷“建設農場,創造美好新生活”的 革命理想,發揚人民軍隊“官兵一致、艱苦奮斗”的優良傳統,以“敢打敢拚、一往無前”的英雄氣概,與各種艱難困苦進行了不屈不撓的斗爭,爭分奪秒搶蓋茅 舍、開溝挖渠、開荒種地,涌現出一大批可歌可泣的“江大鍬”、“仇大筐”式的功臣模范。經過僅一個多月的緊張奮戰,終于搶在雨季來臨之前立住了足,并扎下 了根,建成了已具雛型的大型機械化農場。華東軍區陳毅司令員接到農建四師第一戰役勝利喜報后,十分欣喜,贊譽農建四師是“皇帝的氣魄(當家作主),‘叫花子’的干法(艱苦奮斗)”,華東軍政委員會兩次給予通報表揚。
    全師9100多名官兵,在一無淡水,二無蔬菜的情況下,以每人一把大鍬,一張半蘆席起家,僅用235天的時間,就完成水利土方 121.56萬方,建設房屋1974間,墾荒46237畝,種植各類農作物10319畝。這樣的速度,如果沒有崇高的革命理想和精神,是根本不可能達到 的。
    為完成頭兩年工作計劃,指戰員們不等補充機器,不等雨季過去,不等房屋蓋好,采取拖拉機、馬拉犁、牛耕和人挖“四寶齊放”的辦法,加快墾荒進度。
    1952年8月27日,華東棉墾委員會主任劉瑞龍在農建四師師部軍政干部大會上傳達了陳毅司令員、譚振林副政委對農建四師全體指戰 員的關懷、表揚和勉勵。1961年11月,農墾部姜齊賢副部長來場視察時說:“淮海農場在全國也是有名的。陳毅元帥很關心你們,常常問起淮海農場的情 況。”
    1952年12月27日,華東軍政委員會批復華東軍政委員會農林部,命名農建四師軍墾農場為“國營淮海農場”。這樣命名的意義是:一是我場位于淮河下游、黃海之濱。二是該師前身參加過偉大的淮海戰役,象征著農場美好的前景。三是我場靠近淮海戰役戰場,為了紀念淮海戰役的偉大勝利。
    1953年4月17日,在建場第三戰役開始后不到一個月,經上級批準,農建四師決定以1952年4月20日接受毛主席命令為建場紀念日,舉行場慶活動,并確定了場歌、場徽和“淮海精神”。
    農建四師在草灘上立足后,為了及早實現經營有利,不斷利用當時可能利用的技術裝備,加快墾荒速度,擴大農業生產的規模。自1952年7月至1955年底,共開墾形成耕地92998畝。從1953年秋試種小麥到1955年,三年各種農作物收獲面積達61000多畝。
    在農業機械化方面,自1952年從蘇聯進口第一批農機具起到1955年,我場擁有拖拉機28臺、汽車9臺、動力機8臺,總功率2492.5馬力。收割機9臺、各種農機具177臺套。農機化程度不僅在江蘇決無僅有,即使在全國農墾也是名列前茅的。
    1952年6月底,第一批從蘇聯進口的4臺斯大林80號和隨車農具運抵我場。為此,我場舉行了隆重的儀式。
    在農副業生產方面,我場1953年開始試種棉花、小麥、水稻,引進和發展畜禽養殖。三年共生產糧豆96.33萬公斤、出售屠宰豬、牛、羊1657公斤,家禽89公斤。羊毛、牛奶、禽蛋、蜂蜜總產分別達到285公斤、13360.75公斤、1204.5公斤和631公斤。
    三年建場期間,農建四師全體指戰員同風、雨、潮“老弟兄三個”進行了頑強的搏斗,經受住了自然災害的嚴峻考驗。
    1954年7月6日和16日,本場兩降暴雨,雨量分別達115毫米和209毫米。全師干戰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防汛排澇,至29日全場農作物全部出水,防汛排澇取得決定性勝利,得到了華東農林水利部通電嘉獎。
    1954年8月15日至19日,我國二十年一遇的臺風、暴雨、大潮來襲,省委電令,以農建四師黨委為主組成濱海縣海堤防汛指揮部。全師指戰員駐守海堤5天5夜,搶險保堤,終于戰勝災害,確保了濱海地區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
    為了早日“成家立業”,在加緊墾荒生產的同時,農建四師繼續進行大規模的房屋、場內外水利、交通、輸電、通訊等基礎設施建設。至1955 年底,共建成夸套、二罾2座大型擋潮閘和中小型水工建筑物4463 座,完成生產生活用房72502平方米,其中磚瓦結構9064平方米,笆墻草頂63438平方米,修筑黃海等公路近40公里,架設橋梁20多座、輸電和通 訊線路各29.5公里,初步形成了以黃海公路為主干道的場內外簡易公路網、電網和通訊網,改善了生產和生活條件。
    隨著國家治淮工程的展開,里下河腹部地區的水澇得到有效控制,部分湖灘退湖為陸地,同時部分沿海地區還有荒地可以開發。為解決人多地少的矛盾,逐步擴大種植面積,爭取早日自給,根據上級“辦好現場,有計劃地擴建新場”的精神,1954年6月,農建四師派遣12團團長張伯鍔率領2個連400人開赴寶應湖,創建寶應湖農場。同時派員赴東臺,創建大東農場。
    農建四師醫療體系為軍隊建制,比較健全軍醫院擁有200張床位和當時蘇北唯一的進口X光機,內設有十多個科室,除了擔負本師指戰員的防病治病任務外,還為周邊地區的老百姓提供醫療服務,是當時蘇北較有影響的醫院之一。
    農建四師發揚人民軍隊的光榮傳統,堅持黨的核心領導,以強有力的思想政治工作教育人、培養人、鼓舞人,提高了部隊的向心力、凝聚力和戰斗力,為各項任務的完成提供了保證。這個部分又分慰問團來師慰問、黨的建設、人才培養、宣傳教育、勞動競賽、青年工作、文體活動、軍墾生活八個方面來反映。
    為了充分發揮黨在軍墾建設中的領導作用,1954年6月23日至30日,師黨委隆重召開首次黨代會。會議傳達學習了黨在過渡時期的 總路線和中共中央七屆四中全會《關于增強黨的團結的決議》,討論通過了上屆師黨委所作的《關于轉業以來幾項主要工作總結及今后方針、任務》的報告和向省 委、省軍區并轉上級黨委的致敬電,選舉產生了新一屆師黨委會。省委代表在會上作了重要指示。會議對加強與改進黨內民主與團結、黨的領導與建設、干部隊伍建 設與技術提高起到了重大作用,有力地保證了黨在過渡時期的總路線及建場方針任務的貫徹執行。這是召開首屆黨代會決定
從熟悉的國防戰線轉到陌生的農業戰線后,為解決人才短缺的矛盾,師黨委十分注重人才的使用、引進和培養,除成立速成小學對廣大指戰員進行掃盲和文化教育外,還在上級黨委和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援下,培訓各種專業人才2291 人,引進所需人才160人,外培高級人才367人。這些人才經過實際鍛煉,都成為農場建設的骨干力量。許多管理和技術人才在農建四師徹底轉業前后,被組織 分配、轉業、復員到江蘇農墾和全國各地,在那里生根、開花、結果。1955年底,省委、省政府以該師領導為主,籌建了省國營農場管理局。因此,淮海農場被 人們譽為“江蘇農墾的搖籃”。
    為激勵廣大指戰員的士氣,農建四師開展了“雙紅”(集體得紅旗,個人登紅榜)、“五賽”(隨工作內容而變)等聲勢浩大的立功創模活動。1952年4月至1955年12月,評選出二等功以上功臣和勞動模范達422人,保證各項任務的完成。
    農建四師在創建農場的過程中,為當地的土地開發、防災保安作出了重要的歷史性貢獻,在農業機械化和農副業生產的組織形式、人才培養、生產方式、農田水利、基礎建設、良種推廣、生產技術、物資供應、文教衛生和社會文明進步等各方面充分發揮了國營農場的示范和帶動作用。
    遵循“不與民爭地”的建場方針,師黨委制定了“稍息立正”的土地調整政策,即部隊統一規劃,群眾原地不動(稍息),部隊派拖拉機開墾后,把分散的農民統一遷到新墾土地上(立正)。按照這一政策,我場從大口墾區專門劃出2180 畝耕地,將水利設施配套好,并建房227間,還辦了一所小學、一個診所,將114戶散居的農民集中起來,于1953年3月8日成立了大口農業生產合作社。 在農場的幫助下,這個合作社當年生產就獲得豐收,糧棉產量高于當地農民的一倍,家家戶戶過上了好日子。大口農業生產合作社的成功建立,對引導農民走集體化 道路,改變落后生產方式,產生了積極而深遠的影響。
    農建四師在屯墾建場的同時,還擔負著北宋公堤以南,射陽港以北海防和剿匪肅特、維護治安的任務。歷史上這一帶的海匪活動十分猖獗,抗日戰爭時期革命烈士原八灘區副區長陳振東,就是帶領民工在這一帶修筑海堤時被海匪殺害的。1949 年射陽建縣時,縣黨政機關駐地放在西部的陳洋鎮,直至1951年才遷移到現在的海邊合德鎮,其主要原因就是當時考慮到沿海地區有海匪騷擾、不安全。農四師 進駐后,師政委馮國柱的住所曾遭海匪偷襲。全師指戰員高度警惕、嚴陣以待,為肅清敵特海匪、保衛國防作出了重要貢獻。
    1955年1月24日,為從根本上減少財政開支、解決人多地少、生產組織與部隊組織、供給制度與企業化管理等矛盾,經國務院批準, 農建四師徹底轉業,撤銷番號,取消待命,農場實行企業化管理,干部職工實行工資制。1955年5月,省委決定,由農建四師創建的國營淮海農場及其所屬的國 營寶應湖農場分別成場。1955年7月底整編復員工作結束,4500名干戰復員回鄉。1955年8月,師黨委向兩場新任領導班子辦理交接手續,農場除留下 少量步槍外,其它武器彈藥、軍事檔案、機要文件上繳南京軍區,師文工隊、印刷廠、駐鹽城奶牛站、八灘磚瓦廠、船隊移交地方,鐵木工廠、被服廠撤銷。 1956年1月,經國務院批準,省委以原農建四師干部為主,組建了省國營農場管理局,原師副政委任經緯任局長,師政治部副主任徐方恒任副局長。
    農建四師從奉命改編到徹底轉業的三年間,累計開墾荒地30.2562萬畝(含臨海、寶應湖農場),建造房屋72502平方米,開挖 水利土方372.85萬方,修筑道路 37.2公里,建設橋梁12 座,生產糧食96.33萬公斤、棉花15.0213萬公斤,飼養各類大牲畜2126頭、家禽2330只。舉辦各類培訓班18期,培訓各類人員2291名。

 

“農建四師暨淮海農場歷史陳列館”


 

    1952年2月2日,中央軍委、毛澤東主席發布命令,要求中國人民解放軍15個師參加農業建設。當年4月20日,步兵第102師奉 命改編為農業建設第四師,從蘇北海門、啟東江海防前線開赴五岸六垛、黃海之濱,屯墾戊邊,生產待命,建設農場,從此,揭開了江蘇大規模開發國土資源、發展 農墾事業的序幕。
    由農建四師創建的淮海農場,雖然體制幾經變化,但淮海人繼承和發揚 “艱苦奮斗,勇于奉獻,開拓創新”的農墾精神,農場前進與發展的腳步始終沒有停歇。經過幾代人近60年的不懈奮斗,昔日一望無際的鹽堿灘,已變成了旱澇保收的“米糧倉”,當年荒蕪人煙的茅草地上,已建設起一座現代化的農業企業和獨具特色的海濱城鎮 。目前,我場擁有耕地80000多畝、林地6200多畝,社區總人口8878人,其中在職職工3601人,年產糧食1.6億多斤,2012年實現國有利潤2400萬元,年末國有資產總額3億多元。建場以來,不僅為國家創造了大量的財富,而且對當地的經濟和社會發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
    由于淮海農場在江蘇農墾及所屬農場的創建和發展中所作出的特殊貢獻,被譽為“江蘇農墾的搖籃”。2009年10月,為生動反映江蘇軍墾歷史,推動企業文化建設,經省農墾集團公司黨委批準,我場在原農建四師師部辦公舊址上,配套建設“農建四師暨淮海農場歷史陳列館”。自2010年7月24日開館以來,共接待參觀者4萬多人次,現已成為國家2A級旅游景區、鹽城市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鹽城市未成年人社會實踐基地、鹽城晚報小記者采訪基地。
    本館整體建筑外形為六邊形,酷似蘇北地區常見的糧囤,寓意我場經過幾代人的艱苦努力,已把過去的鹽堿灘改造成今天的大糧倉。俯視陳列館整體狀態 為橢圓形,像一個搖籃,寓意淮海農場為“江蘇農墾的搖籃”。正面屋沿涂紅抽象為“八一”、配以門面上方鑲嵌的紅五星,體現了我場是由軍墾農場發展而來。序 廳采用紅五星穹頂、圓形圍合,正面主題墻上對稱的紅旗造型組成了象征勝利的V字,一組手拿大鍬和鐮刀、肩扛洋鎬、臂挽稻穗的軍墾戰士泥塑陳列 在中央,背景是一望無際的蘆葦荒灘浮雕,右邊是鐫刻在砂巖上的毛主席手令和前言,左邊是鐫刻在砂巖上的場歌,這些陳設有機地組合在一起,藝術地再現了當年 農建四師奉命改編、生產待命、屯墾戍邊、創建農場的光輝歷史和農場建設取得的一個又一個勝利,是農建四師暨本場歷史的一個縮影。
    本館除序廳和尾廳外,按時期分為三個展廳。第一展廳為1952年到1955年部分,名為“歷經滄桑,屯墾戍邊”;第二展廳為1956年到1978年部分,名為“上下求索,曲折前行”;第三展廳為1979年到2010年部分,名為“開拓奮進,走向繁榮”。

 

   
中文乱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亚洲AV永久无码精品秋霞电影-秋霞网